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杏林文苑 >> 民国临水照花人——邂逅张爱玲

民国临水照花人——邂逅张爱玲

作者:人文科学系 来源:人文科学系 发布时间:2014-10-31 16:03:40 点击数:

 人文科学系汉语言文学1101  汪洋

芳草连天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声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咿咿呀呀,吴家女子温软的唱腔穿过弄堂小巷,穿过时间的荒野,在寂寥的人间由开场走向落幕。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当朱颜辞镜花辞树时,才明白挽不住的是流年。

帘幕风柔,庭帷昼永的日子往往一去不返,书香门第也逃不脱家道中落,张爱玲便是这样。她的祖父是清廷重臣张佩纶,祖母是李鸿章之女李菊藕,只可惜父亲是纨绔子弟,嗜烟如命。母亲黄素琼是新时代女性,为了她的理想和追求,她只身留洋。张爱玲拥有的是一个人的世界,所幸她是安静的,以书为友,在大学的校园里,她无疑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却也是最寂寞的那一个。

或许是落花纷飞的春暮,或许是秋意阑珊的午后,她踩着一束光,从小巷的朦胧处缓缓走来,却失脚误入了他的世界。他说,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他许诺,同修同住,同缘同相,同见同知。她低头痴痴的笑,她知道,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朵。初涉爱河的她,不知深浅,只愿为了这份迷醉而沉沦。

温柔的时刻便是小巷深门,春到芳草,与他共赏花开如绣;或是人闲清昼,浅斟醇酒,与他共愿年年岁岁;抑或鸳鸯小字,把笔描红,赌书消得泼茶香。岁月静好,时光嫣然,幸福总想被定格,殊不知玉壶低转,转眼间已换了天上人间。生命便是这样,它是一份惊奇,每个人都是一个美丽的迷,谁都看得见开始,却猜不到结局。

在无涯的荒野中,邂逅一个人,眼波流转,砰然心动,是不需要理由的;那么分别又何须理由?百年来,戏子唱不尽相思阙,喟叹不尽柳色青青。良辰好景往往是昨天,坠入前生的誓言在黑暗中碎成一地琉璃。西风惨淡,无力卷起半帘香雾,一任忧郁的鹅黄爬满春的画布。她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他说,她是无情的。可是他却不知,面对他的离去她如此安静,只是因为在没有他的时刻,她已经萎谢了。再见已是经年,她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设想千百遍的重逢,不如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来的巧妙,有缘的人,便有巧的很的相逢。只可惜芳华易逝,韶华白头,时光错落,彼此都回不去了,她不曾怨他,怪只怪情深缘浅,恩爱凉薄。

    天涯呀海角天涯歌女的歌声,穿过弄堂小巷,民国的临水照花人,守着漫漫寂寂岁月,不忘的那个人在心中,凝成一颗朱砂痣,抚上去还有一丝温热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