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杏林文苑 >> 绮陌红楼惜花残

绮陌红楼惜花残

作者:人文科学系 来源:人文科学系 发布时间:2014-10-31 15:54:47 点击数:

                                        绮陌红楼惜花残

  发表于校园刊物《杏圃》2014.第一期

                  人文科学系汉语言1101  汪洋

 

   岁月緾递,花谢花开,林花染红了几遍,多少落红化了春泥?自古花无主,爱花人多,惜花人少。待到春过,最是人间留不住的,朱颜辞镜花辞树。

 高枝上的白花瓣,已经皱了,没有了灵魂的躯壳,只待那一阵风过,零落在泥中。清香不复,泥嗅沾染了,哪里还有人去怜惜?开的妖娆的花,有美丽的开始,也看得见残酷的结局。

 暮春烟雨,撑着油纸伞,踏过青苔,走过石子路,雨淅淅沥沥,烟雾朦朦胧胧。只可惜了那一树繁花,枝枝被雨淋,零落满青苔。最怕的人情凉薄,偏偏在这雨中体味透了。春有桃花,夏有清荷,秋有黄菊,冬有腊梅,季季有新欢,长情能几人。

 桃李芳菲尽,荷锄葬花魂。多情的黛玉,不忍落红陷入沟渠,荷花锄,掩重门,洒泪葬残红。黛玉是懂花的、惜花的。在她的眼中,花和她一样,是高洁孤傲的女子,若是花落,锦囊收艳骨,志洁还洁去。雨似卷帘,雾似帷幕,隔了两个世界,我在河对岸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埋成一个香冢,和着她的泪与血。和那花一样,她尝遍了人情冷暖,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零落的不只是花瓣,还有她片片凋零的心。彼岸花,开到荼蘼,覆手繁华,翻手凄凉。

 秦淮岸,花柳繁华地。人只道花船画舫里鲜花带笑,又哪知烟雨秦楼中腻红愁态。与多情浪子相逢,只尽情一宵之欢,随后便须相忘于江湖。可知那一念起,相忘便是不能了。晨起懒画娥眉,无限愁思;夜中画屏冷淡,对月清怨。冬去恨万里冰雪化不尽,春来惜落红泣露无人怜。转眼簟纹灯影,心字成灰。衣带渐宽终是不悔,始知相忆深。繁华世中,谁是良人?爱情百转轮回中,戏子唱不尽相思阙,浮生若梦,徒留人痴!谁曲中清怨,谁歌断愁肠,终是相思错付,谁解其中滋味?皆是断肠人吧,杜十娘如是,霍小玉如是,苏小小如是。秦淮名花倾国颜,谁捧胭脂泪满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灯花瘦尽,转眼又是一宵。落花如梦凄迷,对窗抱影无眠。春尽了,饮一壶清酒,怜春去,恼春去,一帘飞絮是愁绪。待到明日,池塘边繁茂的枝叶洒下阴凉,便知已是春去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