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杏林文苑 >> 南方以南的天空

南方以南的天空

作者:人文科学系 来源:人文科学系 发布时间:2014-10-31 15:53:34 点击数:

           南方以南的天空

                 人文科学系管理1201  杨安梅  

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南方的小城季节早已褪去了原先的容颜,四季轮回,服饰已无法成为区分温差的标签,我记得舍友曾说过每个人的衣柜都是一家服装店,冬装刚卸下,春装自然有条不紊紧接着上市。
   
每天步履匆忙地穿梭在学校的三点一线上,机械、麻木、重复着昨日的生活,有时候会想,一个人的成长是不是真的循序渐进,为何生命的轨迹已悄然走过二十个春秋,我还是无法像当初信誓旦旦许下的那样以纯粹和隐忍之心对待一切?
   
时间以它固有的姿态驶向更遥远的未来,当时针和分针互相追逐的时候,我难过的开不了口,因为,一些人,一些事停留在高中时代,透明清澈的宛如少年的瞳孔,让人愈陷愈深。那时苍凉的岁月却如耀眼的凤凰花,一簇簇标榜着纯真,一簇簇象征着无邪,曾经在一起疯在一起闹的朋友,曾经为了某个习题而绞尽脑汁的精神斗志,曾经为了买下朝思暮想的MP3而坚持不吃一个月的早餐,曾经一度想要逃离的地方而今却成了我最思念的地方,那么多曾经以为再平常不过的事而今却已遥不可及。此时,我手中鲜血淋漓的过往终究以一声唏嘘散场。
   
我常常说要写一封纸质的信笺给远方的朋友,在黄色的信封寄信人一栏以决绝而笃定的信仰写下我的名字,可每当我要提笔时却不知收信人的姓氏更或者不知从何写起,因为时日的磨合,我不能保证笔下的文字能道出相遇时的心境,所谓词不达意,大概如此。
青春总是这样,要我们以全部的坚持来奔赴一场盛大的遇见,一个过程,一段成长,我们都在努力着期待着,可以用最美的方式迎着阳光的笑意,去迎接这场青春的约定。有一首歌中所唱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那么青春就疯狂一次,为一个人,一个梦,一段情抑或一段旅程。
渡不过的河流
      三月的天气,我不知用何词形容,我只知道在这初春之夜手捧王洛宾写给三毛的《等待》,反复咀嚼,竟有一股凉意从下而上游离至我的掌心,是的,我想起了你,你曾说过我是你的劫,那么由今看来你也是我跨不过的坎,你我既是同等质地却色泽殊异的两个人,既是殊途同归也要以惨烈憾恨的方式,将彼此坠入深不见底的迷途中,那么孤独和炽热。
原谅我套用仓央嘉措的模式写下这既不丰饶也不繁丽的文字:
那年,在一场芜杂的荒乱中,我遇见你,澄澈的侧脸;
那月,在一季繁华似锦的人潮中,我邂逅你,硕长的背影;
那日,在一抹昏黄的残阳中,我透彻你,宛转的呢喃;
那夜,在一指迷幻烟沙中,我梦呓你,还如当初那般真切可感。
你,是我前生矢志不渝的念想;
你,是我今生无比盛大的守望;
你,是我来生切入心底的牵挂。
     
夜已央,灯已落,你我就此渡着不同的帆船,朝着相反的方向驶向永不见天日的冰原底层,如一枚蚕茧化石。唯有这样才可故作不涉人世,遂无罪而一生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