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杏林文苑 >>

作者:人文科学系 来源:人文科学系 发布时间:2014-10-31 15:39:50 点击数:

 

人文科学系管理1201   杨安梅

 

已经很久不去回忆关于你的点滴了。

直至看过一部电影《因为爱你,所以没关系》直至听过一首歌《我们俩》,才忽然想起,记忆中似有一段之于你的插曲,那么刻骨铭心却又模糊不堪。

三年前,我站在时光的顶端,被自以为是的幸福包围着。
彼时的我,相貌平平,不懂得与人亲昵,与人迎合,不懂得趋炎附势和讨人喜欢,在人前高傲至尚,在人后卑微如尘,所以你的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便能融化掉我所有的苦涩与悲悯。你奢侈地发放你的热情与仗义,拯救每一个处于水深火热的需要被怜悯的人,而我,一个没怎么被照顾的人却夸大了它其中的内涵。

只是我没想过,天性就是天性,这种与生俱来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孤僻与自傲,经久之后也未能有所淡化,甚至走到如今,那种性格没被过滤反而愈渐浓烈,就像每年的这个时候,天气还不算太冷但我每晚的双脚都是冰冷刺骨且会持续到天亮,这种生性从小延续到现在也未有所改变。我知道那种寒冷之于我是一种形影相随的脆弱,更是一种永久的陪伴。

我和你在马路上奔跑,在世界里浪漫,我们成全着彼此所能企及的成全,我们活在自我营造的小小宇宙里,扮演着夜空中最亮的星辰,彼此照耀,相扶相颤。
就是这样一种放肆一种成全,以至在日后的甜蜜被狠狠撕碎时,才忽然发现,我失去的不仅仅是你而是我的整个世界,那种天崩地裂、末日驾到的恐慌,那种一蹶不振、萎靡不堪的颓废,那种失去隐疾的剧痛与难舍…原本两人的世界瞬间轰然坍塌,被硬生生抽去一半,那种感觉就等于已经被死亡缠身却还要带血带泪的苟活着。

我以为我的人生会就此荒芜,甚至不会有后续,可是,如果一个人连悲伤都能兀自承受,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别人参与进来。虽然此后的旅程里就只剩下我自己,但至少这样,我可以活的更为洒脱,洒脱到不必再任何人的情感世界里,左右逢源,苦苦挣扎。就像此时的我坐在带有黄昏质地的木桌上,回忆起你时,出现在我心底的竟还都是你跟我之间的那些“美好”。

两个人,从相知相恋走到结为连理是多么的不易,这艰苦的旅途,倘若缺了一个“爱”字,也就失去了爱情它最本真的模样,对于我们很是庆幸,我与你还未达到“爱”的程度,我深知,从“恋”到“爱”路途遥远,有些人颠沛流离,跋山涉水,也未必能走到“爱”的彼岸。

只是当时的我,懵懂无知,须要生生耗尽命中的三年才会恍悟——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爱才是命里的所有,而你,不过是长在我记忆里挥之不去的一个茧,不过是教我看清爱情本质的开拓者和启航者。

我想,那些在时光里被歌颂成有缘人抑或恋人的人--- 都只不过是我们宿命中风尘仆仆地赶来与我们相逢然后匆匆离去的劫。